98年度孝德讀經兼歲末嘉年華會影片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讀經一景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園遊會一景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P1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P2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P3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P4


98年度孝德歲末嘉年華會P5

天華山101跨年煙火+98年度道義班歲末聯誼會影片

天華山101煙火

 

道義班歲末聯誼會開場

 

道義班歲末聯誼會國樂表演

 

道義班歲末聯誼會帶動唱

 

道義班歲末聯誼會

 

道義班歲末聯誼會孝德一代表演

 

道義班歲末聯誼會孝德二代表演

2009道德培育班閉班影片


慶生活動

那奴灣帶動唱活動

98年度孝一同心團隊埔心農場兩天一夜青年聯誼影片

活動教材影片-當我們在一起

李花村

當時只記入山深,青溪幾曲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王維《桃源行》孩子送來的時候,看上去還不太嚴重,可是當時我就感到有些不妙
,根據我在竹東榮民醫院服務三十多年的經驗,這孩子可能得了川崎症,這種病只有小
孩子會得,相當危險的。

  我告訴孩子父母,孩子必須住院,他們有點困惑,因為小孩子看上去精神還滿好的
,甚至不時做些胡鬧的舉動,不過他們很合作,一切聽我的安排。

  我一方面請護理人員做了很多必要的檢查,一方面將其他幾位對川崎症有經驗的醫
生都找來了,我們看了實驗室送來的報告,發現孩子果真得了川崎症,而且是高度危險
的一種,可能活不過今晚了。

  到了晚上十點鐘,距離孩子住院只有五個小時,孩子的情況急轉直下,到了十點半
,孩子竟然昏迷不醒了,我只好將實情告訴了孩子的父母,他們第一次聽到川崎症,當
我婉轉地告訴他們,孩子可能過不了今天晚上以後,孩子的媽媽立刻昏了過去,他的爸
爸丟開了孩子,慌做一團地去救孩子的媽媽,全家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也難怪,這
個小孩好可愛,一副聰明相,只有六歲,是這對年輕夫婦唯一的孩子。

  孩子的祖父也來了,已經七十五歲,身體健朗得很,他是全家最鎮靜的一位,不時
安慰兒子和媳婦,他告訴我,孩子和他幾乎相依為命,因為爸爸媽媽都要上班,孩子和
爺爺奶奶相處的時間很長。

  孩子的祖父一再地說:「我已經七十五歲,我可以走了,偏偏身體好好的,孩子這
麼小,為什麼不能多活幾年?」

  我行醫已經快四十年了,以目前情況來看,我相信孩子存活的機會非常之小,可是
我仍安排他住進加護病房,孩子臉上罩上了氧氣罩,靜靜地躺著。我忽然跪下來作了一
個非常誠懇的祈禱,我向上蒼說,我願意走,希望上蒼將孩子留下來。理由很簡單,我
已六十五歲,這一輩子活得豐富而舒適,我已對人世沒什麼眷戀,可是孩子只有六歲,
讓他活下去,好好地享受人生吧。

  孩子的情況居然穩定了下來,但也沒有改善,清晨六時,接替我的王醫生來了,他
看我一臉的倦容,勸我趕快回家睡覺。

  我發動車子以後,忽然想到鄉下去透透氣,於是沿著路向五指山開去,這條路風景
奇佳,清晨更美。

  忽然我看到了一個往李花村的牌子,這條我已經走過了幾十次,從來不知道有叫李
花村的地方,可是不久我又看到往李花村的牌子,大概二十分鐘以後,我發現一條往右
轉的路,李花村到了。到李花村不能開車進去,只有一條可以步行或騎腳踏車的便道。

  走了十分鐘,李花村的全景在我面前一覽無遺,李花村是一個山谷,山谷裡漫山遍
野地種滿李花,現在正是二月,白色的李花像白雲一般地將整個山谷蓋了起來。

  可是,李花村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卻不是白色的李花,而是李花村使我想起了四十
年前台灣的鄉下:這裡看不到一輛汽車,除了走路以外,只有騎腳踏車,我也注意到那
些農舍裡冒出的炊煙,顯然大家都用柴火燒早飯,更使我感到有趣的是一家雜貨店,一
大清早,雜貨店就開門了,有人在買油,他帶了一只瓶子,店主用漏斗從一只大桶裡倒
油給他,另一位客人要買兩塊豆腐乳,他帶了一只碗來,店主從一只缸裡小心翼翼地揀
了兩塊豆腐乳,放在他的碗裡面。

  我在街上漫無目的地亂逛,有一位中年人看到了我,他說,「張醫生早」,我問他
怎麼知道我是張醫生,他指指我身上的名牌,我這才想起我沒脫下醫生的白袍子。

  中年人說,「張醫生,看起來你似乎一晚上都沒睡覺,要不要到我家去休息一下?
」我累得不得了,就答應了。中年人的家也使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台灣鄉下房子,他的
媽媽問我要不要吃早飯,我當然答應,老太太在燒柴的爐子上熱了一鍋稀飯,煎了一只
荷包蛋,還給了我一個熱鰻頭,配上花生米和醬瓜,我吃得好舒服。

  吃完早餐以後,我躺在竹床上睡著了,醒來,發現已經十二點,溫暖的陽光使我眼
睛有點睜不開,看到李花村如此的安詳、如此的純樸,我實在很想留下來,可是又想起
那得到了川崎症的孩子。我看到一支電話,就問那位又在廚房裡忙的老太大可不可以借
用他們的電話打到竹東去,因為我關心竹東榮民醫院的一位病人。老大大告訴我這支電
話只能通到李花村,打不出去的,她說如果我記掛竹東的病人,就必須回去看。

  我謝謝老太太,請她轉告她的兒子,我要回去看我的病人了。沿著進來的路走出李
花村,開車回到竹東榮民醫院,令我感到無限快樂的是,孩子活回來了,不但脫離了險
境,而且三天以後,孩子就出院了。這真是奇蹟。

  我呢?我一直想再回李花村看看。可是我再也找不到李花村了,我一共試了五次,
每次都看不到往李花村的牌子,那條往右轉的路也不見了,在公路的右邊,只看到山和
樹林。我根本不敢和任何人談起我的經驗,大家一定會認為我老糊塗了,竹東山裡那有
一個開滿了李花的地方?

  這是半年前的事。昨天晚上我值班,急診室送來了一個小孩子,他爸爸騎機車載他
,車子緊急煞車,孩子飛了出去,頭碰到地,沒有戴安全帽,其結果可想而知,他被送
進醫院的時候,連耳朵裡都在不斷地流出血來。我們立刻將他送入手術室,打開他的頭
蓋骨,發現他腦子裡已經充血,我們不但要吸掉腦子裡的血,還要替他取出腦袋裡折斷
的骨頭,如果他能活下去,我們得替他裝一塊人工不銹鋼的骨頭。

  手術完,孩子的情況越來越危險,能恢復的機會幾乎小到零,可是我知道我如何可
以救孩子的命,我跪下來向上蒼祈禱,「只要小孩子活下去,我可以走。」我是真心的
,不是亂開支票。如果孩子活了,我知道我該到那裡去。

  清晨五點,一位護士興奮地把我叫進加護病房,那個小孩子睜大眼睛,要喝楊桃汁
。他也認得他的父母,他的爸爸抱著他大哭了起來,孩子有些不耐煩,用手推開爸爸,
原來他手腳都能動了。

  我們在早上八點,將孩子移出加護病房,孩子的爸爸拚命地謝我,他說他再也不敢
騎機車帶孩子了,又一再稱讚我醫術高明。

  我當然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我醫術再高明,也救不了這孩子的。

  等到一切安置妥當以後,我回到了辦公室,寫了一封信給院長,一封給我的助理,
將我的一件羽毛衣送給他,拜託他好好照顧窗口白色的非洲槿,同時勸他早日安定下來
,找位賢妻良母型的女孩子結婚。

  我上了車,向五指山開去,我知道,這次我一定會找到李花村。

  果真,往李花村的牌子出現了。我將車子停好以後,輕快地走進了李花村,那位中
年人又出現了,他說,「張醫生,歡迎你回來,這一次,你要留下來了吧?」我點點頭
,這一次,我不會離開李花村了。

  附記:《聯合報》竹苗版的新聞報導,竹東榮民醫院的張醫生去世了,張醫生在竹
東醫院行醫三十年,他的忽然去世,令大家傷感不已,因為張醫生生前喜愛小朋友,常
常陪病童玩耍,每年耶誕節,他一定會扮耶誕老人來取悅醫院的病童;張醫生年輕時曾
愛上一位女友,她因車禍去世,張醫生因而終生未婚。由於他沒有子女,他將遺產送給
竹東世光療養院,世光療養院專門照顧智障的孩子,張醫生生前也常抽空去替他們做義
工。

  令大家不解的是張醫生去世的方式,他的車子被人發現停在往五指山的公路旁邊,
整個車子朝右,引擎關掉了,鑰匙也被拔出,放在張醫生的右手口袋,座椅傾斜下去,
張醫生就如此安詳地在車內去世,醫生認為他死於心臟病突發,可是張醫生卻從來沒有
心臟病。

  在張醫生死亡的前一天晚上,他奇蹟似地救活了一位因車禍而腦充血的小男孩,當
這個小男孩父親一再感激他的時候,張醫生卻一再地宣稱這不是他的功勞。

  張醫生的車子向右停,顯示他似乎想向右邊走去,可是公路右邊是一片濃密而深遠
的樹林,連一條能步行的小徑都沒有,張醫生究竟想到那裡去呢?這是一個謎。可是從
他死去的安詳面容看來,張醫生死亡的時候,似乎有著無限的滿足。

  八十五年三月九日聯副

88水災衛星雲圖出神蹟?(是好是壞?觀音顯靈?)

感人影片-親情

幾個影片,剛好可以訴說父母對子女的耐心。

What is that? (Τι είναι αυτό;) 2007 (希腊文)

奧斯卡短片:父與女

動物母愛(照片)

台大李嗣涔-手指識字研究

我自己從民國八十年四月起, 開始了人體特異功能的研究, 並於八十一年二月正式在台大電機系開了一門「人體潛能專題」的課程,希望從一班學生中找出具有潛能的人士, 測量他們的生理參數如腦α 波, 再與練功到高段的師父互相比較, 以找出他們生理上的共通性。再由此共同的生理參數來尋求突破口, 以徹底了解特異功能產生的可 能原因。

經過八年的研究, 我們對「手指識字」、「念力彎物」、「意識 微雕」及「意識生物工程」做了深入的研究,並獲得了一些成果。在 「手指識字」方面, 我們發現了兩位十多歲的小女孩天生具有強大的 手指識字能力。另外我自己從1996 年起利用暑假開手指識字訓練班,每次訓練四天每天兩小時, 結果三年來訓練了60 位6 到1 4 歲的小朋 友, 其中有6 位小朋友出現了「手指識字」的功能, 約佔10%。這些 小朋友可以用手指觸摸折疊的紙團,在幾十秒到幾分鐘內「看」到紙 上用彩色筆所寫的字或所畫的圖案。大部份的小朋友在大腦中會出現 「屏幕」, 像電視銀幕一樣, 叫屏幕效應, 字或圖案就一筆一劃的在屏幕上出現。其中一位天生有手指識字功能的小妹妹, 經生理的測試 發現屏幕效應的產生會伴隨著手掌放電, 以及大腦血流速度之下降, 因此是用儀器可以客觀測量之現象。另外屏幕效與正常視覺交互用非常密切, 屏幕之明亮程度是由正常視覺所看到之亮光所照明, 因此戴 上眼罩或在暗室, 正常視覺看不到光線, 特異視覺之屏幕也是一片漆 黑。在充滿紅光的密閉房間,正常眼睛看到的都是紅光, 特異視覺的 屏幕也是紅的。我們綜合幾位小朋友之實驗結果發現, 挖洞之紙條單 獨折疊可在屏幕上看見黑洞, 而後面墊一張白紙一同折疊則黑洞消失, 我們推測受試者經手指可能送出來未知信號, 投射到折疊紙張表 面, 然後將反射之信號接收送回到特異感知部位屏開折疊之紙條而成 像。這種未知信號應該與觸覺無關,因為兩位小妹妹均可以把紙條放 入黑色不透光之底片盒中仍然看得到, 甚至把紙條用鋁箔包紮再放入 膠捲盒後仍然看得見。也就是手指不再直接碰觸到紙條仍然能夠穿透 多層障礙而把信息取回大腦成像。最令人難解的是盒內可見光強度小於10 – 7 W/cm2 , 為一般室外光線的百萬分之一, 一般正常視覺之錐狀 細胞已不能對顏色產生反應, 但是特異視覺仍能相當正確的辨認出顏 色。由於這種特異視覺所看到的色彩與雙眼一致,看的方式也與雙眼 類似。我們認為大腦有一超感官知覺部位, 可以稱之為「第三眼」[ 7 ] 在發揮特異視覺之作用。 Continue reading 台大李嗣涔-手指識字研究

98.8.17一貫道親挺身賑災連線報導

【災情特別報導】莫拉克颱風八八水患

一貫道親挺身賑災連線報導
一貫道總會訊、基礎雜誌社聯合採訪報導

2009年八月八日是台灣人民史無前例的洪水受災哀傷日,莫拉克颱風造成台灣中南部災情慘重,災患至今仍未停歇,災情程度已超過五十年前的八七水災、近年來的桃芝風災、納莉風災、賀伯風災,水患程度甚至於斷橋、斷路、家園消失、滅村、死傷無數,慘絕人寰的境地。每日媒體報導慘烈且持續的災情,令人感嘆落淚,於此同時,全國人民深感哀悼,各界人士、軍民、團體、學生、宗教,悲憤中打起精神,發揮菩薩心、菩薩行,緊急投入救災不遺餘力。據本社訪問及調查,一貫道總會於第一時間捐出一千萬元新台幣(目前增至)給受災的五個縣縣政府及一貫道該各縣支會,就近進行救災工作,各道場也紛紛緊急南下台東及屏東災區進行救援,並向道親道親們募款,投入災區的救援及後續重建工作。本社陸續追蹤報導救災實況。 Continue reading 98.8.17一貫道親挺身賑災連線報導

天穆網誌分頁: 前一頁 1 2 3 4 5 6 7 8 ... 12 13 14 後一頁